Archive for 十月, 2016

一二三四理财法

星期三, 十月 26th, 2016

一二三四理财法,是我自己想出来的。先设计,再操作,再修正。

开始有理财的想法,大概是在今年六七月份。那时候上海、苏州、昆山等地的房子价格涨的很厉害。这样一来,原本对金钱麻木不敏感的我,也好像一夜之间开窍了一样,开始关心起房价,关心起黄金、股票、P2P、基金、保险、美元等等。总而言之,开始学习理财。

当时主要的学习网站是知乎,在知乎上搜索别人的答案。另外就是订阅了几个微信公众号,其中最重要的是好有财。我的基本的理财观念,基本上是和好有财一致的,或者说是从那里学来的。

这个理财法,简而言之,是把每月的余钱(按5000块计算)分成四份:10%用于保险(20年以上),20%用于基金定投(10年),30%用于P2P(1年),40%用于短期理财(1个月以下)。

这四份钱,金额是由少变多,时间是由长变短,收益率是由高变低。

现在,保险方面,媳妇已经决定要买友邦保险的全佑倍至了,本来别人推荐的是30万保额的,但那样的话费用超出预算,所以选了15万保额的,每年5000多。基金定投,选的是最大众的沪深300和中证500,都是指数基金。P2P,主要是小赢理财,将来准备转移到道口贷。短期理财用的是最大众的余额宝,不过收益很低,所以也在寻找别的替代产品。

不过说到底这是穷人的理财法,有钱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,直接买房子,呵呵。

晴干不肯去,只待雨淋头

星期日, 十月 23rd, 2016

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我对自己的拖延症又有了一次了解。当然以前肯定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,可是我这个人容易忘事,记不住教训,所以老是重复着犯错误。

这次的情况是这样的:大概一个月前,好像还是中秋节的时候,有一天,我的手机突然无法充电、无法使用,于是媳妇给我在京东上买了一个新手机。旧手机和新手机都是华为荣耀系列,一个是3,一个是7,也都是媳妇买的。

买来之后,旧手机又可以充电、可以使用了。同时,新手机与旧手机相比,里面的sim卡要换成更小的。这样的话,就要做两件事:去移动营业厅换新卡;把旧手机里的资料导入到新手机里。这两件事,尤其是第二件事,想着我就觉得麻烦,于是就一直拖着没办。

第一周拖到第二周,又拖到国庆节,再拖到回来上班,直到昨天。

昨天是学校的第二次骑行训练,恰好遇到雨天。这场雨,从早上开始下,上午骑车的时候最大,瓢泼而下。于是,骑车还没结束,我就悲催的发现,手机进水了,不能用了。(另外对讲机也进水坏掉了,衣服里的纸质资料也都湿成一团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雨衣的口袋拉链要拉上。)

于是一天没有和任何人联系,学生、家长、家人,都没有。晚上回到家,按照一个学生教我的办法,把手机放在大米里去潮气。今天拿出来,还是不能用。只好办新卡。

本来想去小区附近的移动营业厅办理,结果时间不够,还是先坐车来HQ,在镇上找了个移动营业厅办。旧手机里面有两张卡,一张是个人的,一张是学校的。前者是用我的身份证办的,所以很顺利就给换了;后者不是,所以不给换。我问工作人员那怎么办?回我可以自己把卡剪小。

早知如此,何必跑去。回到学校后,我找了把剪刀,把另一张卡剪小了,费了点功夫,不过最后终于能用了。于是,现在我就用新手机了。

至于旧手机,还是先放着。以后如果潮气散了,那还是要把里面的东西导出来。万一不能呢?那也只好认命了。不管能或者不能,这次都是对我的拖延症的惩戒。晴干不肯去,只待雨淋头,这句话用在这里是多么贴切啊。

我的英语学习之路

星期五, 十月 21st, 2016

说到学英语,用得上那句老话: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。

最开始,跟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一样,上了中学初一接触英语。现在改成小学就开始了,但那时候不是。而且我家在农村,也不像城市里面会给孩子报课外班,兴趣班,基本就是放养,学校里面教什么就学什么。

那时候也说不上喜欢不喜欢,学校教的就要学。一开始还行,靠着死记硬背,成绩还可以。但是后来慢慢的成绩就不好了,可能是没掌握方法,也可能是别的原因,到了初三,英语就成了我比较差的科目。

后来到了高中,这种情况也一直没有改观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那时候还是不开窍,并没有把英语作为语言或者文学来学习,而是当成了科目,所以一直不见起色。高考时的英语成绩自然也不好,第一次我忘了,第二次好像刚过及格线。

到了大学,按道理我们专业和英语还满有关联,应该是个转变的机会,然而并没有。实际上在大学里我花在英语上的时间也很多,也买了很多书籍和资料,但是水平一直不尽如人意。这里面有两个小插曲,也对我当时的英语学习有影响。一个是四级考试,我记得大一下学期我考四级(上学期不让考),考完之后觉得没过,就在暑假买书来看,准备再考。可是大二开学成绩出来了,竟然压线通过,60.5分(那时候还是百分制)。这对我是个鼓励,所以后来也一直坚持学下去。另一个却是个不好的事情,本来我们专业是可以考英语专业的英语考试的(就是TEM四级和八级),可是据说因为第一届考试的水平太差,学校怕我们拖后腿,就不准我们考了(我们是第二届)。这件事让我又有些失去动力。至于后来连英语六级都没考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,实际上据我所知当时有很多人靠作弊通过了六级考试,我可能有些不屑为之,矫枉过正,干脆不考了。(我当时的性格,以及为人处事,常常偏激、走极端,很多事没做好,以致于后来吃了很多苦头)

毕业的时候,把很多英语资料都卖了或者扔了,包括几本很喜欢的字典,记得有牛津高阶、远东英汉、牛津短语等等,还有一本特别大的商务印书馆出的汉英词典。

工作之后,学英语的事情基本上就中断了。那时候不知道做什么,找不到方向;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不知道方法。现在回想起来,很多事情都是瞎忙,真正该做的事都没做。

一直到了2012年,我到了GFC。这是一个分界点,我的学英语生涯可以以此分为两个部分。在GFC,我做的工作跟外教有关,所以不得不说英语、写英语、学英语。从那时起,我的英语学习,由原来的科目学习,变成了语言学习;由死记硬背,变成了多种方法;由注重读写,变成了听说读写都学,但是首先重视听说。当然,这些也都是现在的总结,这些转变也是慢慢发生的,当时只是模糊的在做。

那时候,GFC教学用书是STEP BY STEP (SBS),我就从这套书开始学。一二册学得很快,越往后越慢,越难。一直到我离开学校都没学完。2013年到上海,后来再到苏州,虽然当时并没有什么事,可是也没有学习。到KCIS上班一年,才想起来把这套书完成。

接着,学习赖世雄英语。这套书分为入门、初级、中级、高级。入门和初级早就学完了,中级有148课,就一直拖着没学。直到今年9月份,感觉自己必须要做些事了,才恢复学习。一直到现在。

当初在GFC的时候,以及现在在KCIS,我会收集打印机旁边的废纸。那种干净的,就用背面来打印格子,整理单词和整理文章(这牵扯到我的英语学习方法),脏的就用来做听写草稿。今天,把当初在GFC打印的格子纸张终于用完了,让我很有感慨,于是写了这篇回忆。

又一次开始写博客

星期三, 十月 19th, 2016

今天下午,在衡天主机买了一个虚拟空间,香港的,带独立IP,两年,300块钱。之后,请客服人员帮忙安装了WORDPRESS,开始重新写博客。

为什么说是“又一次”呢?因为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第二次或者第三次,而是不知道第几次了。前面几次写博客(确切的说是做博客),时间有长有短,但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终止了。(以后有时间可以好好总结一下,题目可以叫做《博客的几种死法》)这次尽量吸取以前的教训,避免重蹈覆辙。

上面说了,主机是衡天的,今天买的,只有300M,12G的月流量。不过对于个人博客来说足够了。而域名则是早就买好了的,GODADDY的,一开始放着,后来做了一个博客(用的是另一个主机,那个主机现在还没到期),不过做着做着觉得没意思,想改又觉得麻烦,干脆推倒重来。

至于博客的主题,已经定了。四旧斋,顾名思义,就是当年被打倒的那些旧思想,旧文化,旧风俗,旧习惯。说的好听点,叫做中国传统文化。这些内容,纯粹是个人兴趣,有空的时候做些收集整理。除此以外,当然也有别的东西,就看到时对什么感兴趣了,比如最近就对房价啊,基金啊,家庭教育啊这些很感兴趣。可以想象,这个博客将来会是个大杂烩——如果它有将来的话。

2003年或是2004年开始接触博客,2009年开始做独立博客,中间屡做屡停。现在,经历了微博、QQ、微信以及各种互联网新事物之后,还是想安安静静的在一个角落里,写几个字,看几页书,就像旧时的读书人,有个简陋而温馨的、散发着书香的小书斋。

是为记。